反新版性教育课程运动的“错谬”(Myths)与“真相”(Facts)

谢安国(银禧社社长)

四月十四日约五千省民齐集省政府大楼前,他们来自不同族裔,不同宗教,或无宗教,不同家长及社区组织,有的乘坐校车(约五十辆),有的坐TTC地铁,有的直接从办公室徒步而来,都是为表达一个明确的诉求:要省府撤回新版性教育课程,真正在全省进行咨询,让家长有机会参与,创造一个真正适切的性教育课程。

这五千人在二月底以前基本对社会政治没有多人的关注,但当新版性教育课程颁布后,他们自发组织起来,在短短一个多月中,不断找人签名,约见省议员,积极出席省议员举办的讯息发布会等,到414的大集会,已经形成一股运动:反新版性教育课程运动。

可是,在414前后,来自省府及一些媒体,有不少批评的说话,试图指出该运动的基于错谬(Myths)。本文尝试逐一分析,指出那些批评本身的错谬,及表达事情的真相(Facts)。

错谬一:这场运动是由保守党策动,和指挥的。群众都是受到政党的迷惑和煽动,他们又指出,在家长们中,有保守党背境的人参与,这就是证据了。

真相一:在短短一个多月来的策动过程中,参与的人很多,的确有政党背景的人在其中,这可不是由政党策动和煽动啊!而且,那些所谓有政党背景的人,有保守党,也有自由党,属省的和联邦的都有。他们之所以参与这次运动,不是出于政党考虑,全是基于家长的身份和关注。他们都放下了政党政见的分歧,同心合意的发起这次运动,若不是为了更高的目标-孩子,这可能吗?个别保守党员以家长的身分积极参与运动,就说是保守党在幕后操控,有恶意中伤之嫌。

错谬二:反新版性教育课程的人对课程一知半解,甚至许多人连课程都未认真读过,就来反对。

真相二:运动中许多人不但读过课程大纲,更深入研究,找出其中具争议的部分,仔细列出来,又翻成不同文字,以供英语不太灵光的参考。君不见反对盐盟中有不同文字版本的新版性教育课程内容吗?尤其在安省家长联盟中,更有专人作文宣,作研究。这些新移民家长们虽然英语没有本地人强,但无论在思考,分析,组织上,纪对是精英。他们当中有当科研的,当工程师的,当行政管理的各行各业的专业人士。他们若没有经过仔细研究,怎会随便作出行动呢?

错谬三:反新版性教育的人思想守旧,不能与时并进,不能包容不同性取向,不同性别身份的人,和不同性行为方式。他们指出,新版性教育课程内不是有许多好的东西吗?那些关于互联网的内容正是孩子们需要的。

真相三:反新版性教育课程运动的人从来没有全盘否定课程的内容,却是对其中部份内容不能苟同。他们也不是反对更新,却是关注更新出来的结果如何。他们也不是反对课程内容有涉及性取向,性别身份等议题,却要确保孩子必须心智成熟和在适当的价值指引下去理解。这就是守旧吗?不包容吗?断然不是,家长们只是期望他们的价值受到尊重,在这价值基础下去让孩子面对新世代的挑战。难道这不正是家长们的权利吗?

错谬四:反新版性教育的人是出于忿怒(anger),一味盲目的反对,根本就没有对话的余地。

真相四:须知忿怒是人的自然的情绪反应,尤其是当事人感觉受到欺骗,不公平,或歧视等对待之后。这次反新被性教育家长何以这么忿怒?是因为政府2010年那时答应过作详尽的咨询,却以一个4000人填问卷调查,内容却没有实质课程内容的假咨询;是因为家长们多次表达对课程的反对,却被扣上“恐惧同性恋”(homophobic)的帽子;是因为他们努力组织抗议行动,却被恶意中伤为被政党煽动。不过,他们的忿怒,却没有叫他们成为盲目或做出破坏性的行为,反之,他们化忿怒为力量,大家群策群力的去做研究,分析,找数据,切磋论调,务求找到性教育课程的真相。可是,省府却一直的拒绝对话,对他们的诉求全不回应,还用各样借口去否定他们的努力,试问是谁叫事情到了没对话的余地呢?

错谬五:反新版性教育的人要求家长参与制订性教育课程,是不切实际和不可能的。试问有那课程是由家长们参与的呢?教育厅聘用了这么多的专家,根本不需要家展这些教育门外汉来参与。

真相五:让家长们参与,是省府2010年答应的,既应允了,就要实现,不能反口。让省内家长参与真的是这么难吗?不久前,多伦多拟建大型赌场,公开让大多市居民表达意见,市民可在网上填写问卷,也可以个人或组织名义直接到特别听证会上发言。多伦多做得到,省府没有理由做不见。设计一份对网上问卷有何难?在省内几个重要城市举辨听证会,让组织或个人发言,又有何难?收集了讯息后,再交由特别小组分析和归纳,再对课程作出最后修订。这些步骤并不困难,只是需要时间,应该可在一年内完成。既然旧的性教育课程已经十七年了,再多等一年,又何妨呢?为什么省府这么急着要在今秋就推出来呢?

反新被性教育运动的家长们的诉求很简单:省府把新版撤回,重新咨询,把课程做到最好,让我们下一代受惠。省府为什么不愿意与家长们合作呢?省府怕什么呢?

为什么要反对安省新版性教育课程

谢安国牧师(银禧社社长)

一. 性教育课程内容有许多过早及过份露骨的内容,例如:一年级(五至六岁)就介绍生殖器官,三年级介绍十分复杂的概念如性取向(sexual orientation),性别身份认同(gender identity),四年级谈到约会,七年级提到不同的性行为等等。

二. 2010年的课程修订因为家长大力反对而收回,当时政府答应会作出详细咨询。去年十一月,省府宣布进行对省内4000家长的咨询,填写一份问卷调查。这份问卷调查根本没有提及任何实质的课程,基本是用作支持省府作出修订的支持。其实,真正的咨询是公布内容,让家长和公众可以直接的发展意思,省府听取后再作出修订才落实。

三. 有人说:家长可以行使孩子豁免权-家长若不喜欢,可以通知学校,不让孩子上课。这是不负责任的说法。省府是选民选出来的,省教育厅的责任就是发挥领导作用,借着咨询家长,达成共识,与家长合作,让孩子得到最好的教育。

四. 有人说:安省的性教育已经很多年了,已经落伍了,不能应对新时代的挑战,必须更新。这个我们是同意的。正因为这是关乎我们孩乎的性观念,至为重要,更加不能急进,多用一年时间,又有何妨,重要的事,花多一点时间把它做好,比草率了事好得多。

五. 有人说:我们这些反对的家长是"恐同"(homophobic),都是因为恐惧同性恋的概念所以反对性教育课程修订。这指控是不对的,须知我们反对的性教育课程内容,是因为它过早,在小孩子心智还未成熟时,把不恰当的概念教授。我们同意性教育应介绍不同家庭组合,不同性行为,不同性身份认同等概念,但必须要在孩子心智能领会的年龄阶段来教。若当他们心智未成熟时就教授,这和洗脑有什么区别呢?

六. 有人说:家长反应过敏了,这只是课程大纲,内容有不少都是建议性的,不是定案。这是明白写在课程内的东西啊,怎么又说不可当真呢?那什么是真?什么不是真?这可令家长迷糊了,我们花时间去读课程修订,仔细的去分析,都是为了孩子的教育。我们看到那些教师和学生的对话内容建议,就产生很大的忧虑。省府教育厅不是有责任澄清吗?

Myths and Facts about the Anti-Sex Education Movement

Rev. Dominic Tse

Since the release of the Ontario 2015 revised Sex Ed Curriculum late February, a grass root movement of opposition has been gathering steam.  Since March, members of this movement organized protests at various Government-led info sessions, at community events where Premier Kathleen Wynn attended, and staged a major rally at Queen’s Park on April 14, where thousands (different media outlets’ estimates ranged from 2000 to 5000 people) of parents, grandparents protested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2015 revised Sex Ed curriculum this coming September.

Moreover, representatives of this movement attended numerous forums, media interviews and debates, to express their opposition to the 2015 revised Sex Ed Curriculum. Their voice was loud and clear. However, the government has so far failed to adequately engage these parents, but instead branded the movement as driven by people who were ill-informed, backward-thinking, anger-driven, unreasonable, fuelled and coached by Conservatives. It was this condescending attitude on the part of the government that has stalled any dialogue and engagement with the movement.

Myth1: They were ill-informed.

Fact 1:  In a recent Forum held in York Region, the first speaker was given the task to present the Sex Ed Curriculum and could have used a more fact-based approach by simply presenting the data, namely, the actual contents of the controversial parts that the opposing parents abhorred. However, the speaker chose to adopt a condescending attitude by asking for a show of hands from those who have actually read the curriculum, not some interpretations. An overwhelming majority of parents raised their hands, showing that these parents were not ill-informed. Most of them were not born in Canada and spoke English with an accent. However, thanks to immigration policy adopted by the Federal government, which placed education as a high priority, these new Canadians are elites in their Country of origin and possessed a high level of skills in research and critical thinking. They spent hours going through the entire curriculum, researched the relevant criminal codes, and conducted extensive research on comprehensive sex education in other provinces and US jurisdictions. Their presentation was highly informative, reasonable, supported by data and research materials. To call them as ill-informed and misled is simply an insult.

Myth 2: They are against Sex Ed and against updating Sex Ed.

Fact 2: In the Forum, many speakers who spoke in support of the government’s curriculum spend a great deal of time, either from personal experience as educator, as sexual health nurse, or as researcher, to support the notion that Sex Ed is necessary and critical to our youth’s well-being. Their assumption is that parents are all reluctant to talk to their children about sex and that the school must step in to fill in the void. This assumption underpinned much of comprehensive sex education for decades. However, the parents who were present in the forum presented a fundamental challenge to this long-held assumption. Most of these parents were born in the 70s, 80s, even early 90s, children who basically grew up in the front of the computer, internet, and were the first adaptors of communication technologies. They expressed again and again that they were ready to talk to children about sex, according to their own religion, values and worldviews. They were not against sex education or updating the Sex Ed curriculum. Their objection was against the value system and the materials presented in the 2015 revision.

Myth 3: The movement was orchestrated by the Conservatives

Fact 3: Numerous news organizations branded the April 14 protest as orchestrated by the Conservatives or Conservative organizations. While it was true that several Progressive Conservative MPPs spoke at the rally on April 14, and some of the people in the movement may be members of the Conservative Party, provincial or Federal, it is totally untrue to call the protest movement a Conservatives-orchestrated movement. The movement was born shortly after the 2015 revised Sex Ed curriculum was released in late February. Many members of the organizing committee were previously not involved in politics. They were motivated by real concerns for their children after studying the curriculum in details. Seeing some members of the Conservatives present in the movement and then drawing the conclusion that it is a Conservative-orchestrated movement is a clear sign of a logical fallacy.

Myth 4: The movement is irrational and filled with anger

Fact 4: Yes, there is anger, but not from irrational fears or manipulations. The movement studied the curriculum carefully and decided to oppose. It was a very rational process. They were angry because they felt betrayed, ridiculed, and ignored by the government. In 2010, when then Premier Dalton McGinty pulled the 2010 revision, he promised to do a better job in consulting the parents. In November 2014, instead of doing a thorough consultation process, the government announced that only 4000 parents would participate in a survey, without even releasing the contents of the curriculum. In late February, 2015, the government released the 2015 revised curriculum and announced that it will be implemented in September, without bothering to release the result of the so-called survey of 4000. This is definitely not consultation, and the parents have a right to be angry about the process. Their anger was further fuelled by the condescending tone in the government’s presentation of the new curriculum.

Myth 5: It is impossible to let every parent be part of the consultation process

Fact 5: In this day and age, it is definitely possible to allow all parents to participate in a province wide consultation process on this curriculum. Taking a cue from the Toronto Casino consultation, the provincial government should develop a website that allows all parents to comment on specifics of the curriculum. Numerous town hall meetings in major cities throughout the province can be held to solicit inputs from parents. A panel chaired by a respected individual, e.g. a retired judge, would then compile the inputs and then release a report. Parents or representatives of parent organization should be given seats in this panel. Then the Ministry of Education should finalize the curriculum based on the report. There is no reason why this process cannot be completed within a year.

The government should stop evading the issue, which will not go away, simply because it is education, a day-to-day concerns parents must deal with. The government cannot continue to ignore the concerns, which are very real, and should start engage the parents as partners.

加国学校德育教育的冲击:安省、魁省,与亚省的个案

谢安国(本文银禧社提供,作者保留版权)

加国联邦制度中,学校教育是归省府管理。在过去几年,学校教育中的德育教育与家长对子女德育教育的主导性备受侵蚀,情况在安省,魁省,及亚省尤为显著。

安大略省

安省自由党政府在过去几年一直致力以“平等包容教育”为口号,不遗余力地推动与传统家庭价值有很大冲突的意识形态。尤其关于性教育课题方面,从2010年更改性教育课程引起的争议,到去年推出的13法案(Bill 13),以欺凌为名,却强制式把同性恋学生组织模式强加于被宪法所给予传承天主教教义的天主教教育局之中。法案又把学校制订所谓“平等包容教育政策”的最终决定权集于教育厅长一身,直接从教育委员会(Board of School Trustees)手上夺去了各校区自决政策的自由,漠视民选教育委员的权利。此外,法案又明言学校在租用场地时,必须以学校的平等包容政策为依归,此举直接影响许多现时租用学校的社区与宗教团体。省府于二月底复会后,13法案已开始继续二读辩论,不日会有议决。由于议案得到大多数自由党省议员,新民主党省议员,和部份保守党省议员的认同,二读通过机会很高。二读后将会交由委员会研究,然后三读通过立法。现时不少家庭团体、宗教团体、社区团体都纷纷起来反对13法案,通过传真、电邮、书信向省议员表达,期望省府修订法案,尊重家长与教育局的权力,真正以反欺凌为大前题,而不是借反欺凌来推行反家庭价值的动作。(读者可上银禧社网址下载请愿签名表www.jccsa.ca)

魁北克省

除了安省外,魁省近年在教育阵线上也对传统德育教育带来不少冲击。魁省于2008-2009学年推行全省宗教伦理课程(Ethics and Religious Culture – ERC),作为全省学校中小学必须教授的课程内容,包括公立学校,天主教学校,和家庭学校(Homeschools)。此新课程取代了昔日可以由家长选择的基督教,天主教,或无宗教背景的课程。

据魁省教育厅宣称,新课程是以“中立性”角度处理宗教与伦理问题,旨在提倡对不同宗教与伦理价值采取包容与接纳的态度。可是,魁省宗教团体纷纷指出,在宗教与价值这些议题上,根本不可能有“中立”的立场!魁省现时所谓“中立”角度,其实就是说各宗教没有绝对对与错的价值,道德立场没有绝对真理与错误,所有宗教与价值系统都是相对的。这所谓“中立”角度岂不是采取了“相对主义”(Relativistic)的一种立场吗?把一种立场,强加于别的立场上,岂不正是赤裸裸的霸权主义吗?这岂不是与ERC课程的宗旨相违背吗?

居住在魁省Drummondville的两对天主教家长反对学校强制推行ERC,向校方申请孩子不用上该课的豁免权,被校方及教育厅拒绝。他们向魁省高等法院提出诉讼,声称魁省ERC课程内所教的多元主义宗教与伦理价值观念违反了他们的宗教自由,令孩子的宗教信仰受到影响。该诉讼于2009年五月聆讯,遭法院否决。家长再向魁省上诉庭上诉,亦遭同样命运。他们最后上告加拿大最高法院,于去年五月举行聆讯,今年二月中颁下裁判,结果亦以败诉收场。

最高法院在判辞中指出,家长声称其宗教自由受到影响,认为课程的相对主义色彩会影响他们向孩子传递其宗教信仰的能力,必须基于具体的客观证据。法官认为,纯粹教导孩子了解不同宗教的资料并不构成对孩子的宗教灌输(indoctrination),因为课程只向孩子介绍资料,并没有强逼孩子接受这些资料。法官又指出,家长们提供的资料,只有课程的教科书及教材,不足以作为客观证据。换言之,对高院来说,家长必须有客观证据,证明ERC课程,确实实际际的的左右了家长传递其信仰的自由,诉讼才得以成立。不少家长对此裁决感到失望,认为这是对家长权益的又一次打击。不过,由于这次裁决的范围比较窄,是基于家长缺乏具体证据而作出的裁决,对一些更广泛的课题如家长在子女的教育权利等仍未有明确的立场。

不久以前,满地可私立天主教耶稣会学校Loyola High School与魁省教育厅的诉讼却有完全不同的结果。2010年6月,法宫Gerard Dugre裁定,魁省教育厅强逼Loyola去教导ERC课程,是违反了该校的宗教自由。当2008-09魁省推出新ERC课程时,Loyola向教育厅申请以一套天主教价值为基础的宗教与伦理课程以取代ERC,却遭教育厅拒绝。Loyola于是上告法庭,结果胜诉。其中麦基尔大学神学家Douglas Farrow的证供,扮演了重要的角色。Farrow指出,ERC是一种价值的“革命”,并不“中立”,而政府强制执行这不“中立”的革命性价值改变是违反宗教自由的行为。现时魁省政府正向上诉庭提出上诉,预计今年中旬会展开聆讯。

亚伯达省

亚省进步保守党政府(Progressive Conservative Government)于二月十四日向省议会推出新的教育法,其中第16条提到省内所有学校的教学材料必须“反映亚省多元化的传统,增进省民彼此了解和尊重, 以遵守及尊重加国人权自由宪章及亚省人权法。

众所周知,在有关同性婚姻法争议的时候,不少反对同性婚姻法的人就因而受到人权仲裁处的起诉。2005年卡加利市主教Bishop Henry因为写了一封给信徒的公开信,重申天主教对同性恋的教导,被人权仲裁处作出调查,虽然案件最终没有起诉,但已令Henry主教花了庞大的金钱作出辩护的准备。2008年Red Deer市牧师Stephen Boissoin因为向当地报章撰文批评鼓吹同性恋的议题(pro-homosexual agenda),结果被人权仲裁处判决罚款,并下令道歉及不能再发表批评同性恋的言论。2009年亚省法院否决了人权仲裁处的判决,裁定仲裁处越权及违反了应有的法律程序。

如今,这新的教育法提出,对学校的定义十分广乏,连家庭学校(Homeschools)也包括在内。加拿大家庭学校法律保障协会(Canada Home School Legal Defence Association-HSLDA)的Paul Faris担心,此法一旦通过,家庭学校成员的整个家庭生活都落在亚省人权法的管辖之下。

亚省教育厅长发言人Donna McColl说:“无论是什么形式的学校,家庭学校,私立学校,天主教学校,我们不能容忍对不同人士的不尊重。”针对家庭学校,McColl又说:“你可以在家庭生活中传递你的家庭价值,但却不能在教导上传递。”可是,对家庭学校而言,教导与家庭生活基本上是一致的,很难分割那是上课学习的时间,那些是家庭生活的时刻。换言之,Faris对亚省人权法直接干预家庭生活的忧虑并非不无道理。若然,这岂不是政府打着尊重与包容的口号,却直接干扰个人和家庭生活的自由?

从上述几个省的个案看来,德育教育是我们不能忽视的文化战线。作为家长,作为加国公民,作为有宗教信仰的人士,我们岂能坐视不理?为了我们的下一代,为了加国自由民主的前景,我们必须积极参与,以抗衡这种由上而下,强加于我们的相对主义、世俗主义价值观的霸权主义。我们必须让政客知道,这是我们的国家,那些是我们的孩子,我们要有发言权!

三党分立,还是一党独大?-2012年各联邦政党形势分析

谢安国(本文由银禧社提供,作者保留版权)

过去一年加国联邦政坛可说是风起云涌,五月初保守党终于如愿以偿,成为大多数执政党,多年以来主导加国政坛的自由党竟然沦为第三党,起初被认为杜鲁多第二的叶礼庭黯然下台,结束了他短暂的政治生涯,回到昔日学院生活。新民主党凭著林顿的个人魅力,竟然取得魁省大多数议席,一跃成为反对党,党魁林顿成为反对历史上首位新民主党反对党领袖。可惜,未几,林顿就癌病复发,与世长辞。想不到,到大选后不到半年,三位曾在国会针锋相对的党领袖,竟然剩下总理哈帕一人。

保守党政府

踏入新一年,联邦保守党政府已经执政六年,前五年是少数政府,去年起是以大多数政府主导加国政坛。在过去数年中,哈帕政府已努力的改造加国的政治,在外交上一反昔日自由党尽量保持中立的左右逢源立场,在中东问题上明确的支持以色列,被反对党口诛笔伐,但在国外却给人一个新鲜的形象。哈帕又努力修补与中国的关系,开发多边外交策略,企图在政治和经济上从单一依靠美国转移至多元发展方向。

在国内,哈帕政府致力推动改革上议院,经过多年委任保守党上议院议员,如今保守党议员已占上议院大多数,相信上议院的改革,指日可待。在经济方面,国内外经济仍十分疲弱,联邦政府推行削支,正视多年以来政府的浪费,这是可喜的。其实,保守党上台以来,联邦政府公共开支不断增加,这实和保守党小政府的理念相违背的!近日不少传媒争相报导国会议员的退休金丰厚之极,叫一般加拿大人望尘莫及,若哈帕是决心改革,就必须从国会议员自身开始,以身作则,学效昔日他的恩师万宁(Preston Manning)因为不认同国会议员的退休金计划,坚拒不接受的榜样。

保守党虽称“保守”,不少保守党议员都持守传统价值,在执政多年却一直回避社会道德价值议题,包括同性婚姻和堕胎等。总理多次被传媒访问时明言对重开堕胎问题没有兴趣,在任内也不会这样做。关于同性婚姻,他在2006年仓卒的在国会作了投票(结果失败),都是令人失望的。

可是,这些社会价值议题却一直挥之不去。近日有医疗报告,显示按胎儿性别而堕胎的情况在加拿大十分普遍,令堕胎问题再次在加国被谈论起来。

同性婚姻这原本已被认为是定案的议题,忽然在一月初引起一场小风波。一对分别来自英国和美国的女性恋者数年前在加国结婚,如今要离婚,却因为未能符合离婚者在加国必须居住满一年的要求被否决。他们进行上诉,以宪法为理由,认为这是对他们的歧视。在诉讼的过程中,司法部的律师提出一个论点,就是婚姻必须有跨越国界的有效性才被承认。该律师指出,同性婚姻在当事人的原居地不被承认,在法律的立场上,是否意味着该婚姻不成立?司法部律师此言一出,立即引起一场风波,报章传媒以头条指责保守党政府出尔反尔,却推翻同性婚姻合法化,又指责保守党政府一直都有此隐藏议题(Hidden Agenda)。结果,总理和司法部长立即出来澄清,坚持政府没有意向推翻同性婚姻法。司法部长承认现的同性婚姻法中有漏洞,他将会研究如何填补,以致让在加国结婚的同性伴侣的婚姻地位是合法的。由此可见,该名律师的论点不无道理,确实点出了一个法律的问题,是昔日自由党政府在克理田带领下仓卒立法的后遗症。其实,整件事看来,这场风波极有可能是该同性伴侣的律师和传媒的炒作。司法部的律师的论据是对的,上诉律师也知道,于是利用传媒把这事搞大,轻松地羸了一场在法院未必能胜的一仗。

几年保守党执政以来,确实给加人有一种新鲜的感觉。可是,随着执政与权力的互动关系,保守党已露出权力腐化的危机,滥用公帑,私相授受等情况开始出现。保守党自觉已逐渐取代了昔日自由党那种加国自然执政党的姿态,这是危险的。试看今天的自由党,就是因为自以为是,如今竟要面对生死存亡的挑战。保守党若不谨慎自守,而被权力腐化,今日的自由党,就可能是明白保守党的写照。

自由党

自由党自去年大选大败后一直以李博为临时党魁,李博为资深政客,昔日曾为安省新民主党省长,九十年代一度执政,成为不少省民的一场恶梦。后转战联邦政治,加入自由党,成为自由党最资深领袖之一。他自去年以来致力重整自由党,希望恢复自由党昔日的光辉,下届大选与保守党再争天下。上月自由党举行党代表大会,在一场热闹声中结束,却突显了自由党仍在旷野游走,未能找到出路的处境。几天的大会,除了大麻合法化之外,没有提出什么有突破性的政策,也让党内年青党员与年长辈的分歧。在演说时,李博显得十分尴尬,因为他曾公然反对大麻合法化,如今面对七成多的党员支持,他又能如何呢?可是,要再次逐鹿中原,又岂能凭大麻合法化一招呢?相信,自由党人士需要的,是更深度的反思,放弃自由党价值就是加拿大价值这神话,重新的思考认识现今的加拿大,切实的向加人提出可行的,有远见的政策,重新赚得加人的支持。

新民主党

魁省新民主党议员Lise St-Denis突然宣布退出新民主党,改投自由党,引起传媒广泛报导。她被记者追问原因时说:“选民是选林顿,如今林顿已经死了。”(People voted for Jack Layton, Jack Layton is dead.)这句话可说把新民主党在魁省的问题一针见血的点出来。新民主党在上届大选能在魁省胜出,主要有两个因:林顿的个人魅力和魁省省民对魁人政团的失望,而不是直接对新民主党的支持。这从不少新民主党议员根本未涉足选区,有些连法语都不懂一事可见一斑。

现时在国会中,临时党魁Nicole Turmel虽为反对党领袖,却因经验不足,往往被自由党李博夺了光芒。三月新民主党将召开党代表大会,推选新的党魁。近日带领的候选人Thomas Muclair被揭发持守双重国籍(加拿大和法国),这对一位可能成为加国反对党领袖的人来说,是不能接受的。此外,其他各党魁候选人基本上都差不多,更缺乏林顿那份热情和魅力,这对新民主党下届大选时的表现将会有很大的影响。须知新民主党理念多年来都未被加国社会广泛接纳,而近年的成绩主要是归功于林顿的个人魅力和魁省的突变。如今二者皆失,新民主党要力保反对党地位,真的要加把劲了。

有主流传媒预测,若这些情况不变,下届大选也将是保守党天下,若哈帕仍是保守党党魁,极有可能再连任为总理,将成为加国在任长总理之一。一党独大的情况对加拿大政治的健康和民主制度是不利的,须知民主的运作要靠有效的反对党,不然就会导至权力滥用和腐败。所以,我们也希望自由党可以早日离开“旷野”,新民主党可以杀出一条新路线,与保守党抗衡,让加国政坛更多姿采!

Bill 13:安省学校反欺凌法背后的隐藏议题

谢安国

(本文由银禧社提供,作者保留版权)

去年十二月安省自由党政府推出一项针对学校欺凌的法案Bill 13,名为Accepting Schools Act,称是针对学校日益严重的欺凌问题,却引起了不少宗教及家长团体的反对,指责省府以反欺凌为借口,却是推动鼓吹与传统家庭价值相违背的价值思维。

13议案修订现时教育法(Education Acts, 1990)的若干内容,可大致归纳为:

  1. 增加对欺凌的定义为:重复的欺负的行为,包括身体,言语,电子媒体等表达方式;此外,又为欺凌行为的处境下了清楚的描述,体形,力气,年龄,智力,朋党,经济阶层,社交地位,宗教,种族,性取向,家庭处境,性别,残障,学习障碍等
  2. 要求各教育局建立政策及行动方案,以推动一个积极的学校风气,让所有学生都感到被接纳和包容,而不会受到别人的欺凌
  3. 要求教育局至少每两年做一次调查问卷,以量度学校学生受欺凌的情况
  4. 定十一月第三周为“Bullying Awareness and Prevention Week”(认识及防止欺凌周)
  5. 要求教育局制订政策,包括训导那些欺凌别人而接受处分的学生,和预防以及早期介入的方案
  6. 屡次犯欺凌行动的学生,除了会受到停学外,最终可能会被赶出校
  7. 要求各教育局支援学生组织关于反性别歧视,反种族歧视,反残障歧视,反性倾向歧视的活动或组织,特别点出所谓Gay-straight Alliance(或同性恋/异性恋学生联盟)
  8. 要求各教育局制订平等及包容教育政策(Equity and Inclusive Education Policy,后称EIE Policy),递交省府教育厅长审核,若教育厅长认为有需要修改的地方,教育局必须依从,作出相应的修订

在学校里推动反欺凌的教育,让学生认识欺凌的不当,和制定相应的机制,来处理欺凌过案等,相信省民都会支持,对第1-6点的改动会持欢迎的态度。引起争议的,是第7和第8项。

在安省省选之前数月,多伦多天主教教育局就省府在天主教学校推行“平等及包容政策”(EIE Policy)上与教育局抗争,在多伦多天主教育局会议上召集众多关注的家长群起及对,经过多次的会议及投票后,终于能在几项细节上修订了EIE政策,大致上保持了宪法给予公立天主教育局推动以天主教教义为目标的教育方针,其中争议的重点就是同性恋/异性恋学生联盟(Gay-Straight Alliance)。在十月省选前一个月,资深省议员,前教育厅长Kathleen Wynne在接受同性恋杂志Xtra访问时说:“这议题是不会就此完结的,我的期望是他们(多伦多天主教育局)将会有其EIE政策,容许学生组织“同性恋学生会”。Wynne又说:“我相信,省府能做的,就是向教育局提供专业的支援,使各教育局们能明白怎样做(I think what the province can do is to provide the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supports to the boards to get them to the point where they understand how to do this.。 (Xtra, Sept. 7, 2011)

想不到,短短三个月后,Wynne的话就应验了, Wynne所说的“专业支援” 竟是13议案!以立法来逼使教育局就范,教育局又岂又不“明白”之理?

为什么把天主教家长们反对的Gay-Straight Alliance写进法例里呢?当时争持的其中一个论点是关乎该组织的名称,因为天主教家长们担心,若在天主教学校内成立Gay-Straight Alliance,是变相的认同了同性恋生活方式,违反了天主教教义。而省府在立法竟明言学校必须支持学生组织Gay-Straight Alliance或以其他名称的同类组织。这是令人费解的,因为作为反欺凌立法,省府只要清楚定下方针,而具体执行方法,可留待教育局,学校,和家长们一起寻索和制定。为什么省府在立法上处处针对天主教家长组织呢?是否省府除了在反欺凌之外,还有隐藏的议题(hidden agenda)?

此外,13法案的出台,其中关于EIE政策的一项,明确地封杀了任何从下而上的抗争力量。须知EIE政策是省府近年不断鼓吹的政策,为叫安省学校更加包和平等。可是,许多仔细研读过那些EIE文件的人,发现当中的内容有不少极具争议的地方,尤其涉及向年幼学生灌输关于性别(Gender),性取向 (Sexual Orientation)的知识,都对传统家庭价值带来很大的冲击。(请参阅银禧主网站www.jccsa.ca内拙作“一场胜仗──家长与多伦多天主教育局抗争的启迪”和“多伦多教育局“挑战害怕同性恋反异性恋主义(Challenging Homophobia and anti-Heterosexism)政策”的新霸权主义”)亦因为此,家长们在多伦多天主教教育局内努力抗争,向教育委员们表达他们对EIE政策内若干条文的反对,成功地把部入条文删去或修改,使其更能反映天主教教育的方针。可是,这些努力的成果,在新法案之下都会化为乌有。因为一旦法案通过,无论家长们作出多少努力,教委们对政策作出多少修改,厅长对所有EIE政策有最终决定权,所有教育局都要按厅长的意愿作出修改。

为什么要法律的力量来把教育决策集权于厅长一身?为什么这样封杀家长的反对努力呢?若只是为了反欺凌,又何必如此大费工夫呢?家长们送子女去学校读书,难道他们不比教育厅长更关心欺凌吗?难道在反欺凌的背后,还有隐藏的议题(hidden agenda)?

其实,这已不再是什么隐藏议题了!麦坚迪政府多年来在教育系统中推行以平等和包容为口号的EIE政策,实质上以霸权手法所推动的一种冲击传统价值系统的意识形态,在这种意识形态中,所有价值都是相对的,再没有对与错之分,唯一“错”的就是不认同这种价值的人,他们被叩上歧视,不包容的帽子。这种人和事不分的价值相对主义,打着反歧视的旗号,将那些冲击传统价值的性观念,不断的渗入孜孜学子的心灵里。我们作为家长的,岂能坐视不理?

以下是你可作的行动:

一.致电省长麦坚迪,留言向他表达你的意见(省长麦坚迪电话:416-325-1941)

二.发电邮给省长及省府议员,表达你的意见:MPP Email addresses

三.在下列网址签反对信:http://www.ipetitions.com/petition/vote-no-to-bill-13/?utm_medium=email&utm_source=system&utm_campaign=Send%2Bto%2BFriend

四.下载反对请愿信(于此下载Petition against Bill 13)鼓励多人签署,签后可扫瞄然后发电邮给各省议员(电邮地址可从上列取得),或扫瞄后电邮银禧社jccsa.ca@gmail.com 收集后送交省长及省议员.

最高法院就人权委员会/仲裁处权限的重要判决

谢安国(本文由银禧社提供,作者保留版权)

近年联邦政府及省府的人权委员会/人权仲裁处(Human Rights Commission / Tribunal)的运作因几件高调官司备受关注:有前Western Standard杂志的发行人Ezra Lavant因印行来自丹麦讽刺伊斯兰教教主穆罕默德的漫画而被人告上亚省人权委员会 (2008),又有McLean’s 杂志被人告上卑斯省人权仲裁处及联邦人权委员会(2007, 2008) ,还有2008年11月温沙大学法律系教授Richard Moon向联邦人权委员会提交报告,建议删除人权法第13段关于网上宣传仇恨的条文,将有关问题放回刑事法权限之下,直接由法庭处理。这叫国民开始关注这原初是为了保障员工的权益的机制是否已经权力过大,缺乏监管,甚至开始对国民的言论自由构成威胁。

10月底加拿大最高法院就人权仲裁处的权界颁下一项裁决,进一步澄清了人权委员会机制的权限,对日后的人权诉讼有十分深远的影响。

10月28日加拿大最高法院就原诉人(“Appellants”)加拿大人权委员会和Donna Mowat向加拿大联邦政府(由联邦检察长代表,是为答辩人“Respondent”)提出的上诉作出裁决,否定原诉人的上诉。案件的源起是原诉人之一Donna Mowat本是加拿大国防部的一名军人,于1995年被国防部下令退役。在原诉人服役的十四年中,曾多次向上司投诉被性骚扰。国防部就原诉人的一位同僚的言行作出内部调查,同意原诉人的投诉,除了作出若干的建议外,该同僚也受到纪律处分。

可是,在1998年,即Mowat退役后三年,原诉人向加拿大人权委员会投诉被性骚扰和性别歧视。人权委员会经调查后,将案件交予人权仲裁处审核。仲裁处主席J. Grant Sinclair裁定Mowat的投诉成立,下令国防部赔偿$4000,以补偿原诉人的“情感或主尊所受到的痛楚”,并判定国防部须赔偿原诉人$47,000的诉讼费。

联邦检察长向联邦法庭提出司法复核,司法复核法官J. Mandamin对加拿大权法(Canadian Human Rights Act)作出宽广和目标性(Broad and purposive)的理解,认为把诉讼费索偿包括在赔偿中是合理的。

联邦检察长向联邦上诉法庭(Federal Court of Appeal)提出上诉,上诉庭接纳上诉,并裁定人权仲裁处没有权力颁下诉讼费赔偿。法官Layden-Stevenson指出颁下诉讼费赔偿已经超越了仲裁处作为一个行政或半司法机制的专长。上诉庭赞同仲裁处有权就人权法 53(2)(c)和(d)“就受害人因被歧视所受到的伤害”而下令被告作出赔偿。

人权委员会和Mowat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高院于十月廿八日作出决定,否决原诉人的上诉。其理据有三方面:从人权法的条文(Text),处境(Context),目标(purpose)考虑,人权仲裁处没有颁发诉讼费赔偿的权力。

首先,是条文的考虑。最高法院法官LeBel 与Cromwell指出,加拿大人权法(CHRA) 53(2)和(3)的条文中,多次提到侵犯人权者要向受害人赔偿薪金损失,或受害人因被歧视而负担的额外费用,所用的字眼都是:“expenses”,而非法律特别用语“costs”。后者在法律用语上和前者显著不同,它包括诉讼所需等费用。若国会订立人权法时是要给予人权仲裁处判决诉讼费用的权利,为什么不把Cost一字写进去呢?

不但如此,国会通过人权法,为“情感或自尊所受的痛楚”的赔偿上限只定为$5,000,显然是对人权委员会/仲裁处机制权力的一种限制。若仲裁处把“expenses”的定义包括“costs”在内,就会把赔偿额无限扩大,这显然与国会当年订人权法的目标相违背。

第二是处境的考虑。加国人权法于1977年在国会通过以前,在1972年有C-72议案动议,内容清楚列明人权仲裁处有颁下诉讼费的权力,议案后来因没有完成立法程序而胎死腹中。到1977年 政府引进C-25议案,获得国会通过,成了后来的加拿大人权法,其中内容有不少与前C-72相似,却把关于人权仲裁处颁下诉讼费的词句删掉。1992年,C-108议案被引进,要修订人权法,给予仲裁处颁下关于诉讼费赔偿的裁决。C-108议案在1992年12月首读,以后再没有跟进,所提的修订没有成为法律。

LeBel 与Cromwell指出,从议案的发展历程中可以看到,国会的意向是明显的:国会期望人权委员会/仲裁处在处理人权诉讼中持积极的角色,却不愿意在颁下赔偿上在过大的权力,所以一直都没有通过关于诉讼费赔偿权力的条文。

此外,人权委员会本身亦理解到它并没有颁下诉讼费赔偿的权力,所以多次的要求国会修订法例,给予人权委员会这权力。从1985至1990年,人权委员会在每年的年报中,都向国会提出修订法案的要求,希望给予人权仲裁处给予颁下诉讼费赔偿的权力。若人权委员会要向国会要求这权力,那么岂不是说明人权仲裁处本身没有这权力吗?所以,人权仲裁处就Mowat一案所颁下的$47,000诉讼费是越权限的不当行为。

最后,是目标的考虑。原诉者辩称人权仲裁处以人权法的目标作为考虑,就是要协助受歧视的受害人,让她得到补偿,所以赔偿诉讼费是合理的。可是,最高法庭却回应说,这对人权法广义和目标性理解,必须建基于法例的条文的解释和立法处境的思考之上。人权仲裁处犯的错误,就是以一般字典的定义去理解expenses,单从协助受害人的政策果效为目标,颁下诉讼费赔偿的决定,而不去就有关条文和法案处境作出详细的反思,结果达至不合理的判决。所以,最高法院否决了原诉人上诉的要求。

这次裁决,澄清了加国人权委员会/仲裁处就裁决的权限,否定了其有颁下诉讼费赔偿的权力,对防止人权委员会机制被滥用起了很大的作用。因为要打一场人权委员会的官司,动轨就需要数以万计的费用,而索债若包括这笔庞大而可观的诉讼费,就会容易被人滥用。再者,近年不少人权委员会的官司以言论自由案例居多,若索偿费一旦包括天文数字的诉讼费,对广大国民来说,就形成一种威胁,对一些较政治不正确的言论不其然的自我审查,以免惹上官非。这岂不造成言论自由的压力吗?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早期积极推动建立人櫂委员会的Paul Borovoy就近年人权委员会对言论自由造成的压力一事感慨地说:“(当年)我们从没有想过它们(人权机制)最终竟转过来对付言论自由。”(CBC News,  March 2008)期盼国会对人权机制有更大的监察,让 珍贵的言论自由不会逐渐被缩小。